阁下文学>青春小说>欲火难耐(双性) > 一 白楚韩愈大纲
    白楚是双性王朝的皇帝,他自幼聪慧,父皇去世后,13岁便登上了皇位,治理国家。双性人性欲旺盛。白家人一代均及其重欲,白楚更胜。自14岁起,他下身花穴便日夜流水,渴望男人的大肉棒来解渴。奶子也开始发育,刚16就已经有一个成熟女性那么大了,上朝,出行时总要用厚厚的裹布紧紧地捆住。他格外渴望正常男人的体液,但是白楚身为一国之君怎么能随便在别人面前暴露淫态呢,尽管过去的君主都会在年少时便拥有几个侍奴,但是白楚后宫并未纳任何一个男人。世人皆惊叹白楚虽年经轻轻,却是一个寡欲勤政的皇帝。

    其实白楚的小时候的伴读,韩将军的二儿子韩愈,自白楚14岁起,基本便每夜都在皇宫里。韩愈比白楚大4岁,自幼爱慕白楚,甘愿做白楚没名没分的侍君,去帮白楚舒缓性欲,用自己的身体来满足白楚见不得人的癖好。

    韩愈身下那根肉棒被用贞洁带束缚住,不允许私自触碰。只有得到白楚的允许,才能用钥匙打开。回到皇宫的寝室里,不可以穿衣服,要裸身服侍。韩愈每天要喝助乳房发育的药。两年的喝药,尽管韩愈身为正常男人没有双性人特有的激素,但是也使韩愈身前有了不小的弧度。待韩愈乳房开始发育后,白楚又开始让他喝产奶的药,总是在性事间称他为奶牛,每天都要去喝他的奶水,特供皇帝的饮品。

    白楚性欲很强,但他并不想让韩愈那根丑陋的肉棒进入他的身体,每当花穴泛滥时,他总是让韩愈跪在他床前用口舌来伺候。但他喜欢男人的体液,他总是会给韩愈口交,让他把精液射在他的嘴里。一个晚上,有时白楚兴致昂扬的时候,会给韩愈口5,6次。韩愈的肉棒会被整破皮,整个人都会被掏空,四肢无力地仰躺在床上。肉棒也只能软绵绵的耷拉着,不管白楚怎么试都硬不起来。白楚这时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去喝韩愈的奶,直到他两个奶子都没奶了,才会被放过。韩愈总会被玩弄的起不了身,这时白楚才会有那么一点温情,亲自给韩愈洗澡,尽管洗澡时还会不死心的去捏捏那根不精神的肉棒。

    白楚的性欲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强。他很少允许韩愈的肉棒进入他的身子,就会用其他的方式发泄。韩愈从能游刃有余,变得几乎每晚都会被榨干,昏昏沉沉的睡过去。白楚有时会找其他人发泄性欲,也不避讳韩愈,他很自然的觉得身为皇帝本就不可能只有一个侍君,白家双性人的欲望从来都不是一个人能满足的。韩愈明白这件事情,他只能努力锻炼,尽量减少白楚找其他人服侍的次数,有时白楚含着韩愈的鸡巴在舔,身下会有一个侍卫在给白楚舔泛滥的花穴。当白楚骑在韩愈的鸡巴上,用花穴艹韩愈的骚几把时,想吃其他人的精液时,韩愈会努力把自己的奶子递给白楚,为此身体养成了奶水精液一起喷的淫荡体质。韩愈愿意做白楚最淫荡的侍君,只求白楚将目光放到他的身上。可惜,白楚似乎一直没开情窍,只是将韩愈当做泄欲的工具,与其他人无差,最多比较干净,可以偶尔允许进入他的花穴来止痒。

    白楚是双性王朝的皇帝,他自幼聪慧,父皇去世后,13岁便登上了皇位,治理国家。双性人性欲旺盛。白家人一代均及其重欲,白楚更胜。自14岁起,他下身花穴便日夜流水,渴望男人的大肉棒来解渴。奶子也开始发育,刚16就已经有一个成熟女性那么大了,上朝,出行时总要用厚厚的裹布紧紧地捆住。他格外渴望正常男人的体液,但是白楚身为一国之君怎么能随便在别人面前暴露淫态呢,尽管过去的君主都会在年少时便拥有几个侍奴,但是白楚后宫并未纳任何一个男人。世人皆惊叹白楚虽年经轻轻,却是一个寡欲勤政的皇帝。

    其实白楚的小时候的伴读,韩将军的二儿子韩愈,自白楚14岁起,基本便每夜都在皇宫里。韩愈比白楚大4岁,自幼爱慕白楚,甘愿做白楚没名没分的侍君,去帮白楚舒缓性欲,用自己的身体来满足白楚见不得人的癖好。

    韩愈身下那根肉棒被用贞洁带束缚住,不允许私自触碰。只有得到白楚的允许,才能用钥匙打开。回到皇宫的寝室里,不可以穿衣服,要裸身服侍。韩愈每天要喝助乳房发育的药。两年的喝药,尽管韩愈身为正常男人没有双性人特有的激素,但是也使韩愈身前有了不小的弧度。待韩愈乳房开始发育后,白楚又开始让他喝产奶的药,总是在性事间称他为奶牛,每天都要去喝他的奶水,特供皇帝的饮品。

    白楚性欲很强,但他并不想让韩愈那根丑陋的肉棒进入他的身体,每当花穴泛滥时,他总是让韩愈跪在他床前用口舌来伺候。但他喜欢男人的体液,他总是会给韩愈口交,让他把精液射在他的嘴里。一个晚上,有时白楚兴致昂扬的时候,会给韩愈口5,6次。韩愈的肉棒会被整破皮,整个人都会被掏空,四肢无力地仰躺在床上。肉棒也只能软绵绵的耷拉着,不管白楚怎么试都硬不起来。白楚这时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去喝韩愈的奶,直到他两个奶子都没奶了,才会被放过。韩愈总会被玩弄的起不了身,这时白楚才会有那么一点温情,亲自给韩愈洗澡,尽管洗澡时还会不死心的去捏捏那根不精神的肉棒。

    白楚的性欲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强。他很少允许韩愈的肉棒进入他的身子,就会用其他的方式发泄。韩愈从能游刃有余,变得几乎每晚都会被榨干,昏昏沉沉的睡过去。白楚有时会找其他人发泄性欲,也不避讳韩愈,他很自然的觉得身为皇帝本就不可能只有一个侍君,白家双性人的欲望从来都不是一个人能满足的。韩愈明白这件事情,他只能努力锻炼,尽量减少白楚找其他人服侍的次数,有时白楚含着韩愈的鸡巴在舔,身下会有一个侍卫在给白楚舔泛滥的花穴。当白楚骑在韩愈的鸡巴上,用花穴艹韩愈的骚几把时,想吃其他人的精液时,韩愈会努力把自己的奶子递给白楚,为此身体养成了奶水精液一起喷的淫荡体质。韩愈愿意做白楚最淫荡的侍君,只求白楚将目光放到他的身上。可惜,白楚似乎一直没开情窍,只是将韩愈当做泄欲的工具,与其他人无差,最多比较干净,可以偶尔允许进入他的花穴来止痒。

    白楚18岁生日时,全国欢庆,皇宫大摆盛宴,有同样是双儿皇室掌权的邻国皇帝许清,比白楚大两岁,来给白楚庆祝。白楚很高兴的和许清喝着酒,其中拿了韩愈特产的牛奶来给许清喝,许清赞不绝口。两个人都有了醉意,许清性瘾被酒勾起来了,招来了随身的侍卫,就当场演起来活春宫,阴唇压在侍卫的脸上,让人舔。白楚也被勾了兴致,让韩愈过来伺候。韩愈赤身裸体的跪在白楚的面前,给白楚舔着泛滥的花穴,胸前两颗D罩杯的大白兔一颤颤的,身下的阴茎被白楚踩到射时,奶水也喷了出来。许清眼馋了,向白楚讨要韩愈玩一晚,白楚本是不愿,韩愈也一脸惨白的看向白楚,可是一时的要面子便答应了下来。韩愈被许清带到了偏殿,白楚也找了一个干净的侍卫,可却突然没了兴致。一晚上辗转反侧。许清懒洋洋的和白楚告别,韩愈被送回了寝室。白楚回到寝室时,韩愈还没有醒,他的鸡巴和双乳都上好了药。腰腹的青痕赫然在目。乳头红肿,布遍了吻痕与咬痕,大腿内侧也是青紫的痕迹。手腕上是被捆绑的痕迹,身上发冷,似乎是一夜奋战,目前也不是睡着了,而是累昏了。白楚也不是滋味。睡了一天后,韩愈终于醒了。醒了以后的韩愈似乎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但是似乎沉默了一些,白楚心里也别别扭扭的。直到两个月后,韩愈被发现怀了两个月的身孕。孩子是谁的种,似乎一目了然。按照白楚的脾气,怎么还会用被别人用过的鸡巴来止痒呢。可是白楚清楚,这还真的很难说,不知道处于什么心理,在那段日子里,白楚夜夜用花穴艹韩愈的鸡巴,可能是试图去掉别人的味道。韩愈躺在床上,抚摸腹中还没成形的孩子,心里冷静的想大概率是要堕掉来以防万一吧。韩愈虽然痛苦白楚让他伺候别人,可又沉醉于之后白楚由于愧疚对他的独宠,这是他和白楚的孩子。他那晚只是一直被许清玩弄,鸡巴并没有进入许清的花穴,更别提在花穴里射精。许清花穴一直都被身后的侍卫拿着巨大的玉势伺候,他只是强求他不断喷精与喷乳,以及在他身上留下痕迹。白楚走近寝室,韩愈想解释,来请求留下这个孩子,而白楚也同时开口表示留下这个孩子。白楚向韩愈承认知道他与许清并没有进行直接的床上运动,这个孩子一定是他的。韩愈莫名有些委屈,留下了眼泪,白楚心有些慌,表示以后再也不会让他去伺候别人了,等孩子稳定写,就会与韩愈大婚。

    韩愈怀孕后,白楚就没在和他上过床。韩愈心里感到难过,白楚性欲旺盛,这么多天不可能不做爱,或许很快就有新人又上位了。御书房里,白楚敞开着腿,一个侍卫赤裸着身子正跪在他面前为他舔着穴,白楚享受着,心里暗暗想这人技术没有韩愈好,他的脚漫不经心的踩着侍卫精神抖擞地肉棒,不一会,侍卫“哼”的一声,肉棒就溢出了精,白楚一点也不想去尝。在花穴吹潮后,白楚就叫那个侍卫离开了。白楚很头疼,韩愈怀孕了,身子不能进行房事,容易流产。可他每天花穴都泛滥,很难受,这些天招了好几个男人给舔,都不是味道。今天也是,真烦人,白楚就离开御书房,去找韩愈了。韩愈怀了孩子,但他这些天还是去工作。韩愈是武将,在练武场练兵。

    白楚到达练武场时,韩愈正将大刀舞的虎虎生威,台下的将士们不断欢呼。白楚看得一脸黑线。待韩愈结束后,去浴间清洗。他刚进去,就被白楚一下压到了隔间的墙上,一只手还是护在了韩愈腰后面。白楚很生气韩愈怀着孩子,在外面练武不顾及身子。韩愈心里苦闷,身子却温顺地承受着白楚的暴行。白楚粗暴地揉了两把韩愈那根大肉棒,空虚许久地肉棒立马就坚挺起来了。他揉了自己花穴一把,确保足够湿之后,将缓缓地将肉棒纳入,嘴上也没闲着,狠狠地嘬了一把很久没光顾地大奶,喝着甘甜的乳汁。下身开始快速的起伏,韩愈下腹已经有了小小的起伏,韩愈双手护着小腹,嘴唇紧紧咬着,不敢发出声响,怕被被人听着。白楚很久没有这么痛快了,积累这么多天的情欲一席爆发,白楚有些没控制住。为了更方便被大肉棒贯穿,情欲上头的让韩愈躺在地上,稍微好一点的让两人的衣服垫在下面,不至于太着凉,白楚起伏的幅度越来越大,力度也越来越大,白楚前面那根玉棒也在无人抚摸的情况下吐出了一股又一股的龙精,全部被白楚恶趣味的涂抹了韩愈一身。韩愈泄了身,白楚不满足的俯身撕咬韩愈的奶头,花穴也不断收缩,不肯将软了的肉棒放出体内,直到再次硬起来,才开始又一轮的征战。韩愈在不断地刺激下,还是呻吟出了声音,“嗯啊......阿楚....慢一些.......嗯......啊.....孩子.....嗯”

    情欲上头失了理智的白楚根本忘却了孩子的存在,他只能感觉到不满足,花穴要用大肉棒来填满,要用精液灌满才好。他看着韩愈精壮的身躯,不满意的想:“这是他的东西,身子怎么能没有他的痕迹呢”白楚俯下身,撕咬着韩愈脖子以下的每一寸肌肤,在韩愈再次泄身后,韩愈的上半身几乎遍布了白楚的吻痕与咬痕,韩愈将白楚给予他的照单全收,只是他不能不顾及肚子里的孩子,眼看着白楚还要进行第四轮,韩愈想起身,去唤醒白楚的理智,白楚却不开心他的不听摆布,用腰带将他的双手绑了起来,韩愈想挣脱,白楚却更用力的将他束缚住,韩愈怕伤害到白楚,最终还是被捆绑住了。韩愈的小腹没有了双手的保护,在白楚的起伏中更容易被碰撞到。韩愈感到小腹有些顿疼,身上也逐渐力不从心,也发觉白楚似乎很不对劲,“啊...阿楚....停一下....啊”没了理智的白楚丝毫不顾及韩愈,他情欲旺盛,体力充裕,进行了多次征战,直到发现体内的肉棒怎么都硬不起来时,才发现很不对劲,一看,韩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晕了过去,浑身可怜兮兮,白楚吓得站了起来,就发现韩愈下身出了血。白楚赶紧让守在外面的侍卫把干净的衣服拿过来,顾不得什么,把昏迷虚弱的韩愈抱了起来,动用轻功送回皇宫,赶紧把御医叫过来。境况很危机,韩愈肚中的孩子差点就没了,还好杜御医医技高超,扎了4个时辰的针,才勉强保住孩子,之后要吃1个月的药才能真正保住孩子,安胎药要喝到孩子生产。等御医都下去,白楚才把心放到肚子里。韩愈安静的躺在床上,还没醒。白楚很愧疚,自己那时混了头,真是混蛋。完全禁欲果真是不行,还是要真枪实干,否则要出大事。夜晚,白楚与韩愈躺在床上,韩愈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他这一周不能下床,要静养。白楚决定效仿许清,拿玉势来缓解欲望,白楚拿着玉势来蹭自己不断流水的花穴,莫名很舒服,但又缺点什么,他望向韩愈,韩愈一直用满含爱意的目光看向他,他凑上去和韩愈接吻,一只手将玉势狠狠插入花穴,飞快的抽插着,直到高潮。等韩愈好一些后,让韩愈拿着玉势伺候他,不过要绑着韩愈的阴茎,因为韩愈不能泄身。

    待两个月后,两个人举办了大婚。

    5个月后,韩愈生下来了一个双性儿,取名白煜。待韩愈休养出了月子,本该正常去练武场练兵的韩愈却被欲求不满很久的白楚困住床上整整7天,韩愈被榨的一滴都没有了,最后甚至被逼的尿在了床上。整整七天,韩愈尿尿都必须被白楚把着。7天后,白楚被滋润的很快乐,每天都喝韩愈的精液与奶水,除了上朝都和韩愈腻在一起。而韩愈却整个人都很虚,在床上睡了1整天。在高强度的性爱下,韩愈半年后又怀孕了。这下,白楚很不开心了。此后,开始了每日必喝避孕汤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