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田庄后山上有一座青云山庄,依山傍水,林秀峰青,乃是早年前朝时期一位官员所建,二十年前李家开荒至此,发现了这座山庄,重新修缮作为接待难民的居所,农田正常复耕不久,山庄渐渐无人居住,一直荒废到现在,许多地方来不及翻修,负责山庄的李管事只得将前院正殿和后院东厢房收拾出来,供小少主居住。

    四日前李府来人传话,主家要来人常驻青山田庄,着人备好房间仆人,等候主家亲临。

    李管事心中揣摩,一时想不出主家来的是哪位,只得吩咐心腹前去二里外等候,一见来人即刻来报。

    李梁等人轻装上路,因羽化道长之言,只带着一名贴身侍从和四名家丁,乘一辆牛车前往田庄,一路慢行至青山脚下,一行人停下休息。

    不一会儿贴身侍从阿文端着一碗药汤走近车厢,轻声唤道,“少主,咱们到青山脚下了。”

    李梁缓缓睁开双眼,山路难行,这幅身躯难得未曾作妖,竟一直撑到青山下还未发病。

    阿文扶起李梁,服侍他用完药躺下,回道,“百米外有人监视,应是山庄中人,要除掉他吗?”

    李梁眨了眨眼,似是还未睡醒,“不必理会,天黑前到达山庄。”

    “是。”阿文低声回道。

    “少主吩咐,天黑前到达山庄。”说完,阿文拿起自己的干粮吃了起来,好像丝毫未察觉到远处的窥视,其余家丁听完加快速度,不一会儿重整队伍朝山庄方向前进。

    远远隐约瞧见一道身影向着相同方向跑去。

    山庄里,李管事点完人候在大门前,自己则走到紧闭的侧门,偷着门缝中的黑影问道,“来的是哪位?”

    黑影并未回话,轻轻扣响青砖,“哒、哒、哒、哒”肆声。

    李管事皱眉道:“怎么会是他?这时候李怀德不会贸然弃子,不要贸然行事,一切等主上吩咐。”

    黑影无声退去,李管事在茅房走了一圈,朝大门走去。

    日头逐渐西斜,李管事等人终于看见远处不紧不慢的牛车,徐徐停在了大门前,阿文无视跪了一地的仆人,抓住牛绳,放下脚凳,厢轿里半天不见动静儿,仆从们面面相觑,一刻钟后,阿文察觉到不对劲,翻身上车,只见车里的人早已昏死过去,鼻翼两侧的鲜血浸湿衣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