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文学>竞技小说>春满园(NP) > 爬床(三)
    红烛摇曳,罗帐DaNYAn,室内气氛一片旖旎。

    芝画身着半透明纱衣斜倚在床柱上,白净的小脸上氲着微红,同爽杏眼春波DaNYAn,樱唇小口微张,隐约能够看到一抹丁香小舌。不过十五六岁的年龄,全身上下都透着一GU被人C熟了的气息,涉世未深的天真裹着妩媚妖娆,这种矛盾反差让萧晔琛yu罢不能,近来几乎夜夜宿在芝画身上。

    “陛下……”,Sh漉漉的杏眼缓缓抬起看向刚刚踏进房间的萧晔琛,裹着蜜糖的声音轻柔甜腻,“今夜可是在贵人那儿耽搁了时间?”说着就站起身慢慢走下床。这时萧晔琛才发现芝画的纱裙紧贴着身子弧线,下方是高开叉,一双细白长腿若隐若现,“奴婢等陛下等得好苦…”,边说着就往萧晔琛怀里钻。萧晔琛拦住芝画,目光上下巡视着这段时日的战果,半透明的纱裙本就遮挡不住什么,更何况芝画的SHangRu圆润丰满,萧晔琛稍一用力,大片雪白的肌肤就全部暴露在他的眼前,连带着x前的两团柔软弹X十足,生生的跳了几下,SHangRu上缀着的两个N头已经被玩弄得又红又肿,细nEnG的肌肤上指印、齿痕清晰可见。

    “陛下,今夜也让奴婢伺候您吧。”芝画软声软气的,像是撒娇。带着水光的杏眼含情脉脉的望着萧晔琛,她踮起脚,细碎的吻断断续续的落在萧晔琛的下巴,脖子。萧晔琛受不住这样的诱惑,握住芝画的后颈,低下头hAnzHU芝画的樱唇。两人拥抱着亲吻着,萧晔琛粗厚的舌头野蛮得闯进芝画的小口,SiSi得纠缠住小舌,另一支手不甘寂寞,顺着光滑的后背一路向下,捧起芝画挺翘的雪T,毫无章法的胡乱r0Ucu0。

    “嗯啊…”,细碎的SHeNY1N不断从二人交缠的唇齿间传出。一吻毕,芝画整个人像是无骨一般挂在萧晔琛的身上,萧晔琛一只手撩起裙摆钻了进去,修长的中指沿着她的细缝毫不客气的cHa了进去,“哈啊…”,萧晔琛手指轻cHa几下就退了出来,经过x口时狠刮一把,只m0得一手的黏腻,“小荡妇,流了这么多水。”

    “嗯啊…陛下丰神俊朗,奴婢整日里只挂念陛下。”芝画靠在萧晔琛的怀里轻喘,香甜诱人的气息充斥着他的鼻尖。萧晔琛将芝画推倒在旁边的桌子上,扯掉她身上仅有的遮蔽物,一手将芝画的一双白玉细腿并拢朝上按在x前,一手松开腰带将肿痛难忍的ROuBanG放了出来。

    芝画的xia0x经过这段时日连续不断的C弄,已经变得敏感不已,稍稍一碰,涓涓细流般的ysHUi就从细缝中淌出。虽然每晚xia0x都被迫吃下粗长的ROuBanG,红肿的两片y依旧紧紧地包裹住Y蒂和x口。“真是天生的SAOhU0,c了这么久还是这么紧。”萧晔琛不急着闯进去,粗y的硕物重重的摩擦y,滋滋水声不断。两片肥厚的y不堪重负,渐渐被撬开了嘴,藏匿其中的Y蒂冒出了头。可能是这段时日夜夜都被萧晔琛的r0U刃鞭挞,芝画原本小巧可Ai的Y蒂已经肿胀得如同珍珠大小了。

    柱身不断摩擦Y蒂,同时萧晔琛手上大力r0Ucu0芝画的SHangRu,拇指夹起红肿的N头捻r0u拉扯,sU麻感瞬间传遍芝画全身。黏腻的yYe从身下xia0x汩汩淌出。SHangRu传来的sU麻和xia0x空虚难耐的瘙痒交织在一起,芝画难受得轻泣出声:“陛下…陛下,求您,嗯啊,陛下进来吧。”

    萧晔琛不再克制,分开两片肥厚y露出粉nEnGrOUDOonG,粗大肿胀的ROuBanG就这样猛得刺了进去,“噗呲——”,ROuBanGcHax的声音在此刻十分清晰。这个姿势让ROuBanG进得格外深,gUit0u一下就撞到了芝画的xia0x深处的敏感点上,只一下,芝画就猝不及防的迎来了第一次ga0cHa0。“啊——”,她舒爽的双手紧抠桌沿,白玉般的脚趾也用力的蜷曲了起来。

    萧晔琛低头看向两人的结合处,没有一丝杂毛的馒头x此刻正cHa着一根硕大的紫红sEROuBanG,他粗y的Y毛纠缠着芝敏感的Y蒂,每一次进出,Y毛都毫不留情的剐蹭着,让芝画又痛又爽。紧窄的x口被y生生cHa成了一个小洞,肥厚y可怜兮兮的被挤到两边,x口边缘被撑的有些透明,平坦的小腹赫然突出一根粗爽的r0U刃形状。不仅是视觉上的刺激,萧晔琛清晰的感受到芝画紧窄的HuAJ1n里每一道褶皱似乎都被他撑开了,Sh滑的xr0U努力的挤压着他的bAng身,像是抗拒又像是挽留,随着ROuBanG的ch0UcHaa,嫣红的xr0U也被一同扯出。眼前的场景就像是最强的cUIq1NG剂,萧晔琛喉头一紧,身下的ROuBanG更粗胀了几分。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https://kpc.lantingge.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