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文学>竞技小说>春满园(NP) > 爬床宫女
    萧氏王朝已延绵百年,国力之强盛,其余国家无一不俯首称臣。先帝薨逝后新帝萧晔琛接任登基,年号承乾。

    承乾五年冬,后g0ng传来一个好消息——后妃冷昕冷贵人已有身孕三月了。登基五年的萧晔琛距第一次选秀已两年有余,后g0ng之中嫔妃并不算多,只有寥寥数人,萧晔琛踏足后g0ng次数并不算少,但不知为何迟迟未有妃嫔有孕,因此冷贵人有喜可以说是萧晔琛登基以来最大的喜事,因此哪怕这位冷贵人怀有身孕无法承宠也常去她g0ng里陪伴。

    这晚,萧晔琛晚膳时饮了些酒,看着灯光下怀孕后更显柔美的冷昕,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马,揽住冷昕的腰就往怀里带。

    “陛下…”,她偏过头躲开他的吻,柔声道:“妾有孕在身…”

    有一段时日没有发泄过了,虽说今日是有一些兴致,但冷昕刚满三月,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也实在不愿冒险,“朕知道,只是想和你温存一番罢了,等你生完孩子再好好补偿朕。”说完,吻就轻轻落在了冷昕的脸颊上。“近来政事繁忙,明日朕还要早起,今晚朕就去偏殿免得明早吵醒你,早些安置吧。”

    夜幕降临,酒意袭人。

    萧晔琛本就不是清心寡yu之人,最近因为政事已有一段时日没有发泄,冷昕身子现下也无法伺候。没有得到发泄的萧晔琛有些难眠,直至深夜才勉强进入梦乡。正当睡意渐浓,门口传来细微的脚步声,是nV子轻盈的步伐。“吱拉”一声,门缓缓开启,一抹穿着g0ngnV服制的纤细身影小心的踏进房间,寒风挟着一缕若有若无的清香拂过鼻尖,萧晔琛瞬间洞悉了来者的意图,他并未阻止,恰好,现在自己也有需求。昏暗的房间内,萧晔琛静静地注视着这个g0ngnV渐行渐近,当她离床边仅剩数步之遥时,萧晔琛终于开口喊住了她:“你是谁?”

    眼前的小g0ngnV似是没想道皇帝竟还清醒着,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失态,瞬间跪倒在地,前额紧紧贴在地面,浑身颤抖。好一会,她终于抖着声,“奴婢、奴婢是贵人g0ng里的g0ngnV”,又过一会,好像是终于下定决心,继续道:“奴婢深知陛下与小主感情深厚,如今小主身怀龙种多有不便,奴婢、奴婢愿为陛下解忧。”萧晔琛不由觉得好笑,敢来g引天子,胆子却不b针尖大多少。萧晔琛随即翻身坐在床沿,“抬起头来。”,闻言小g0ngnV慢慢抬起头。

    即便见过的美人无数,萧晔琛仍不免被眼前的nV子所惊YAn——未施粉黛的巴掌小脸如同出水芙蓉一般清亮明媚,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玉面粉颊,杏眼细眉,一双眼睛充满纯真,或许是受到惊吓,她微微上扬的眼尾带着一丝泛红,冲淡了些许稚气。在昏暗的灯光下,她眼波流转,天真与妖娆竟能如此恰到好处的融合在一起。只需一眼,萧晔琛便能想象出眼前这位小g0ngnV完全长成后该是何等光彩照人。

    到底只是一个小g0ngnV,再大的胆子也不敢与皇帝长久对视,更何况萧晔琛眼里的侵略之意越来越浓。她惴惴不安得低下了头。萧晔琛弯身捏住她小巧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叫什么名字,几岁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虽然按理说g0ng里的nV人都是自己的,但对没长成的小nV娃可没什么兴趣。

    “奴、奴婢名叫芝画,上月刚满十五。”她知道皇帝这么问就代表事情成了一半,于是她大着胆子颤着手缓缓解开斗篷领结。斗篷下是一件淡粉sE纱衣,实际上这件纱衣穿与不穿也没太大区别,因为透过纱衣能非常清楚得看到芝画身上最后的遮挡——简单绣着一朵睡莲的同sE系淡粉sE肚兜此刻正艰难的包裹着芝画的SHangRu。肚兜系带勉强得挂在她细nEnG的脖子上,饱满浑圆的绵柔挤出一条G0u壑,两颗r果受到寒风的刺激挺立,肚兜上撑出两个小凸点。随着解斗篷的动作,r波DaNYAn。芝画年岁虽小,但已发育得颇为喜人。她弯下腰将脸靠在萧晔琛的小腿上,颤声道:“陛下,让奴婢伺候您吧。”

    弯腰的动作让她的两团绵柔一览无余,本就没得到抒解的萧晔琛也不再忍受,一把将她扯进怀里带ShAnG,“那就让朕看看你的本事。”说罢,就搂住芝画的盈盈细腰,将她按在怀里,沿着她的眉眼一路吻下去,眼眸、鼻尖、唇珠、尖尖的下巴、脖颈、再往下……芝画也大胆起来,也亲吻萧晔琛的发丝和额角,动情得轻声喊着陛下。

    “你可知接下来会如何?”

    芝画眉眼含春,羞得不敢抬眼,“接下来,接下来,接下来奴婢会侍奉陛下……”,他克制不住,将她放倒在床上,接着沿着她的脖颈落下细细密密的吻,大手抚上她的nenGrU慢慢r0Ucu0。原本包裹着SHangRu的肚兜不知何时已经被二人压在身下,两只白玉团子在萧晔琛手里不断变换形状,诱得芝画不断发出轻喘。芝画的SHangRu细白绵软,大小正好被萧晔琛一手掌握。缀在上面的两颗r果是可Ai的浅粉sE,萧晔琛嘴里含着其中一颗r果轻轻T1aN弄、吮x1,手里还无情得玩弄着另一颗。“啊…陛下…”,未经人事的芝画经不起这般挑逗,她抱住萧晔琛的头难耐的轻叫出声,两条细腿也紧紧的绞在一起。萧晔琛整张脸埋进她的x前,手向下抚去。

    芝画的下身也只穿了一条亵K,萧晔琛顺着nEnG滑的大腿朝她hUaxINm0去,包裹着少nV蜜口的布料早已Sh透,泛lAn的花Ye昭示着她的情动,萧晔琛只m0到了一手的cHa0Sh。“嗯…陛下,好难受,您帮帮奴婢吧…”芝画双手揪住枕头无助的向萧晔琛求助。萧晔琛褪下亵K,掰开她的双腿夹在自己的腰间,借着月sE,他清楚的看到了少nV的整个私密处没有一丝毛发,饱满的YINgao高高隆起,紧紧的包住花x只留下一丝严密的缝隙,晶亮的花Ye源源不断的从其中淌出,是难得一见的白虎馒头x。萧晔琛看着眼前的场景,身下的yu根更加肿胀了几分。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https://kpc.lantingge.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