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文学>竞技小说>春满园(NP) > 爬墙(二)
    江砚长这么大,还没见过nV人的身T,更何况如此娇媚的nV人在他面前自渎。强烈的视觉冲击,让他完全移不开双眼,身下翘起的ROuBanG愈涨愈烈,像是要爆炸似的。好想…好想不管不顾的冲进她的身T里,狠狠的把她的xia0xc烂。

    不行,她是后g0ng妃子,自己只是g0ng廷侍卫,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江砚如此想着,眼神恢复了一瞬清明。下一秒,若娘浑身颤抖,“啊啊…江砚…用力cHa我…c我的Sa0xuE,我要到了…啊啊啊!”,她双腿打开,自己玩弄自己到了ga0cHa0。

    随后,若娘向后借力一把将江砚拉到床上,将他推到在床,手JiNg确的握住了高高翘起的ROuBanG,“好大,好粗…”,不给江砚反应时间,拉开他的K子,低头hAnzHUgUit0u。灵活的舌头T1aN弄gUit0u顶部的铃口,敏感的铃口早已流出了前Ye,咸腥冲人。

    “啊…小主…你怎么能这样…放开我…”,nV人柔软Sh滑的小嘴只能套弄ROuBanG的三分之一,baiNENg的手抚弄着剩下的三分之二的bAng身,还没过nV人的江砚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身T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连推开身上nV人的力气都没有。若娘又从子孙袋开始往上细细T1aN弄,T1aN到顶端的时候就像吃N一般,用力x1食铃口沁出的YeT。

    “啊…不行…我们不能这样…”,江砚手放在若娘的头上,本想推开她,可她T1aN弄的实在太舒服,情不自禁的把若娘的头用力按下去,自己不知觉的挺动腰身配合她的节奏开始律动,甚至将ROuBanG朝若娘的喉咙深处挺去。“唔…”,好大,方才看他鼻梁高挺,手指骨节分明她就知道他身下之物一定不一般,结果果然没让她失望。因为太大,加上江砚现在用力挺动,她的嘴巴开始酸痛无力,口水从bAng身滑落,濡Sh了江砚身下的粗y黑毛。

    “啊…小、小主…”,江砚再也忍不住,用力按住她的头,下半身疯狂cH0U动,粗长的ROuBanG在她嘴里不断进出,好几次都T0Ng进了她的喉咙。ROuBanG把她的嘴塞的满满当当,bAng身在她嘴里来回摩擦,不多时嘴角就有点轻微撕裂,但若娘只是更加兴奋,xia0x涌出了更多ysHUi,江砚的衣物也被浸Sh了一片。

    若娘经验丰富,江砚完全不是她的对手,“啊…”,ROuBanG猛得一抖,JiNg关已然守不住,一GU滚烫咸腥的JiNgYe直冲冲的S了出来。看到被自己S了一脸的若娘,江砚很快从SJiNg的快感从清醒了过来,吓得ROuBanG一软,“你…我,奴才该Si!”

    “嘘…告诉我,你舒服吗?”若娘捻起嘴角的JiNgYe送进嘴里,莹白纤细的手指就这样含在嘴边。缓缓张开双腿到极致,将整个腿心展示给江砚。那里早就春水泛lAn了,另一只手伸下去两指分开两片y,露出饱满的Y蒂和嫣红的x口,“刚刚正要舒服的时候你打断了我,你该赔我的”,她r0u着自己的SuXI0NG接着说,“奴家这里好难受,好痒,大人,你cHa进来帮帮奴家可好?”,她眉眼如丝直gg的盯着江砚,甜腻的声音里满是诱惑。

    若娘貌若棠花,身子绰约,生得一副沉鱼落雁之容。自小出身青楼,经验丰富的老鸨瞧出若娘天赋异禀,特意hUaxIN思调教。直到十五岁及笈后才首次挂牌接客。若娘并非来者不拒,只有和她心意的才有资格见上她一面。若娘妖娆多姿,床榻之上也格外开放,饶是见惯了美人的萧晔琛也折服于她的石榴裙下,若娘这朵娇YAn棠花才被萧晔琛摘下入了后g0ng。只是后g0ng里皇帝只有一位,入g0ng几年后的若娘受不了寂寞,只要萧晔琛没来她就时常如今晚这般用玉势排解寂寞。不过入g0ng后和其他男人共度gXia0却是是第一次。g0ng规早已被她抛到脑后,禁忌带来的刺激只让她ysHUi流得更欢,不知不觉间又作出g栏nV子的做派。

    江砚的眼睛就像是生了根似的直盯盯的看着她淌着ysHUi的x口,刚软下的ROuBanG就像是有了自我意识般“唰”的一下弹起。明明刚刚才释放过,但仍然y得像铁。森严的g0ng规和ymI的x口在他脑海中天人交战,Si罪、Sh滑的小嘴、Hui乱后g0ng、SJiNg的快慰…

    “快进来,快来呀…”,若娘趁着江砚愣神之际,跌进江砚的怀里,伸出舌头T1aN弄他此刻紧绷的喉结。Sh的不行的xia0x找到他充血肿胀的ROuBanG,肥厚y前后磨蹭gUit0u。“额啊…”,江砚被猝不及防的双重快感打断了思绪,“不行…我们不可以…”,嘴里还在抗拒着,但身下已经开始无意识的配合着若娘的节奏互相磨蹭X器。或许是xia0x太过Sh滑,又或许是早已抗拒不住,在一次磨蹭中半个gUit0u突然陷进x口。

    “啊…”,两人同时轻叫出声。若娘抓住机会,坐起身往他身上坐了下去。江砚十岁的年纪,ROuBanGy如磐石,虽然还不及萧晔琛的,但仍b大多数男人粗大许多,且长度惊人。第一次进x就直捣hUaxIN,nV上的位置让ROuBanG进得更深。若娘被狠狠贯穿,仿佛被钉在了江砚的身上。xia0x才吞下粗长巨物就爽得她仰头发出xia0huN媚叫,“啊…好长…好深…”

    b上面小嘴更加Sh滑的甬道紧紧裹着bAng身,细密的褶皱就像一张张小嘴不断吮x1挑逗ROuBanG。花x深处更像是有巨大x1力一样SiSi咬住ROuBanG不放。若娘坐在他的腰腹上,妖娆得扭动着盈盈细腰,前后上下不断变换方向套弄着他的ROuBanG。每一次进出都能带出大量ysHUi,江砚的小腹被若娘的ysHUi浸Sh,粗黑浓密的Y毛也一缕一缕的贴在下腹和子孙袋上。

    【本章阅读完毕,更多请搜索读书族小说网;https://kpc.lantingge.com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