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下文学>竞技小说>春满园(NP) > “捉J”
    yuNyU初歇,已是月上柳梢头。

    萧晔琛并未留宿,还没来得及洗漱休息就被其他后妃请走了。若娘累极,懒得清理萧晔琛留下的痕迹,只是用g净丝巾擦了擦脸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若娘总觉得似乎有人一直盯着自己,睡得并不安慰,终于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睁眼毫无防备的看见床前站了一个高大男人的身影,在她惊慌失措之际,“唔唔!”,一只手迅速捂住了她的口鼻。男人举止间传来了熟悉的气息,借着昏暗的灯光,若娘才反应过来是江砚。

    若娘停止了挣扎,江砚也没有说话,一时之间,两人陷入了奇异的安静。他低头和若娘对视,泼墨般的眸子映着她的身影,叫人看不出情绪。若娘眼神示意松开他的手,“大晚上的杵这儿,你要吓Si谁呀~”,若娘嗔问着轻锤他x口,江砚抓住她手一把甩开,若娘猝不及防的摔倒在床的另一边。她回头错愕得看向江砚,因为江砚的动作,遮盖若娘t0ngT的薄被掀开,SHangRu上几片红的发紫的吻痕,双腿间还在缓缓流出的JiNgYe全都显露在江砚的面前。

    他眼底炽热滚沸,不知是愤怒还是什么,薄唇轻抿,好像压抑着什么强烈的情绪,浑身都隐隐弥漫着幽森寒气。他将床上的薄被扔下床,床上的水渍痕迹提醒着他方才这里发生了多么热烈的交缠。若娘看着明显不对劲的江砚,恼怒说道:“有病就去看大夫,别来我这里撒疯。”

    听到若娘的话,怒火和妒火在他x口愈燃愈烈,失去理智的江砚扯过一旁的衣带,不顾若娘的反抗,将她的双手绑在头顶的床杆上。或许因为若娘是他的第一个nV人,又或许这两三个月的时间太过美好,不知不觉间,所有的禁令、g0ng规都被他抛在脑后,完全将若娘当做了自己的nV人。直到皇上回g0ng打破了他一切美好的幻想。他亲眼见到皇上进了她的g0ng殿,他当然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但他还是自nVe般的躲在角落看到他们欢好的所有细节。看着若娘在皇上身下SaO浪的模样,自己的下身居然可耻的有了反应。大逆不道的想法在他脑海越来越强烈,他强迫自己转身,直到皇上离开。

    “江砚!你要g什么,你放开我!”,若娘气极,奋力挣扎。双手在头顶被固定的姿势让她的SHangRu毫无保留的展示在江砚的眼前,随着她的挣扎,SHangRu荡出一阵阵r波。江砚看着上面碍眼的吻痕,他端过一旁的烛台,上面的蜡烛几乎燃烧殆尽,只剩蜡油堆积在烛台底部。烛台倾斜,灼人的蜡油从高处低落在她的rUfanG上。

    “唔嗯!”,蜡油滴在了被萧晔琛x1得有些糜烂得N头上,若娘被激得全身绷直。她不愿在江砚面前示弱,紧闭双唇不愿求饶。直到红sE的蜡油逐渐完全遮盖掉了萧晔琛留下的痕迹。蜡油慢慢朝下,在被灌JiNg得微隆的小腹上留下了一圈蜡油,每一次滴蜡,小腹就敏感的收缩,红YAnYAn的x口一b0b0的吐出JiNgYe。江砚冷y的用手指撬开她的嘴cHa进三根手指,“叫出来!”

    小腹被洒下大量蜡油,然后是YINgao、大腿根部以及肥硕的Y蒂。滴蜡的疼痛逐渐变调,敏感点一个接一个沦陷,若娘慢慢从疼痛中感受到了别样的快感。口中被cHa入了手指,只能“嗯嗯啊啊”的发出含混不清的SHeNY1N声。若娘从未被人这样对待过,一GU隐秘的快感逐渐从身T深处升起,很快xia0x就开始分泌清亮的水Ye混着JiNgYe一起淌出来。

    江砚红了眼,看到xia0x再次SaO浪起来,直接扯开自己的皮质腰带朝她的大腿根部打去。“啊!”,若娘吃痛求饶:“不要,好痛…”,哀求被无视,腰带一下下的落在她的xia0x上。她实在无法容忍,双腿合拢抵御攻击。江砚又朝她的rUfanG打去,腰带的力度掌握的刚刚好,既没有重到打破皮,又能留下痕迹。十几下下来,N头被刺激到肿胀挺立。好几次腰带的边缘剐蹭到N头,疼痛中别样的sU麻感传来,“哈啊…嗯…”,若娘的SHeNY1N变了调,本能的渴求更多,下意识打开了双腿。

    江砚大腿将若娘的双腿朝两边压住,y打开露出里面挨c了一晚的xr0U。看着x口被c出的一个小洞,江砚狠心重新鞭打在上面。若娘腿部的肌r0U抖了抖,“嗯啊…”,x口又涌出了一大GU黏Ye。若娘上半身被固定,嘴里cHa着手指,下半身又被鞭打着,她又痛又爽,口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Y蒂被蜡油和腰带双重刺激,xia0x已经泛lAn成灾,流出了大量的SaO水。若娘全身颤抖,最终在掺杂了痛苦的快感中ga0cHa0了。

    “啊!”,xia0x不断cH0U搐,从尿道口喷出了一GU清Ye。

    江砚不给她喘息的时间,直到y被打肿,即使是双腿被分开的姿势y也很好的包裹住了x口,宛如饱满的处nVx。江砚终于满意,拉下亵K,把y得发疼的ROuBanGcHa进了她的xia0x,若娘被江砚驯服,分开双腿让xia0x迎合ROuBanG的ch0UcHaa。ROuBanG和yda0壁摩擦分泌出更多的ysHUi溢满紧致的xia0x,肿胀的Y蒂让每一次的撞击快感加倍,“哈啊!Y蒂、好舒服…嗯哈!”

    江砚打桩机一般的速度每一下都直达SaO芯,两人JiAoHe处的yYe被打成了白沫。被打的红肿y让x口b以往更加紧致,想把萧烨琛的痕迹全部磨灭,江砚一下b一下狠厉。

    被蜡油包裹住的rT0u和被鞭打的YINgao传来的疼痛,让若娘有前所未有的隐秘快感。xia0x分泌的ysHUi越来越多,“叽咕叽咕”的水声作响。“啊啊…cSi我…c烂我的SaO子g0ng…哈啊!”听到若娘浪到没边的SHeNY1N,一边cx一边说要把她cSig烂,要把她下面c成松软黑洞,让皇上再也不能c她。

    太多的快感堆积,若娘彻底沦为yUwaNg的俘虏,x脯急促的上下起伏,强烈的快感让子g0ng开始cH0U搐。感受到若娘即将ga0cHa0,江砚ROuBanG涨大,马眼一松,JiNgYe全部sHEj1Nxia0x,xr0U饥渴吞咽,所有的JiNgYe被送进了子g0ng的最深处。